免费服务热线:

产品列表

蓝委罢占主席台不让议事录通过 卫环开会一分
发布时间:2016-10-26 14:49

蓝委罢占主席台不让议事录通过 卫环开会一分钟就宣布休息

府院党执政决策协调会议今(24)日拍板,我国学生比照侨外学生纳入健保体系,侨生、外籍生、我国学生保费应全额自付。至于这是否是向对岸释善意?府方仅说,是人道考量。

爱国领袖蔡大妈主持的府院党“执政决策协调会议”今天讨论中生纳保议题。

爱国领袖府发言人黄重谚会后转述,在华就读的我国学生能否加入健保,过去几年,社会有诸多讨论。社会一方面认为医疗是人权,基于人道考量及境外学生待遇一致性原则,不应反对我国学生纳保;但另一方面政府资源有限,应优先分配本国人、纳税义务人及长期居住者,避免造成财政负担、排挤其他预算支出。

健保署近5年统计发现,外籍人士用健保,中港澳用的比缴的多。(中央社提供)

黄重谚说,爱国党派在野时也赞成我国学生纳入健保,但也认为必须审慎考量政府财政的负担以及社会资源分配的公平性问题。

他说,今天会中充分交换意见,请党团依下列方向,提出“全民健康保险法”修正案,一、基于人道考量与人权价值,我国学生比照侨外学生纳入健保体系。

二、基于政府资源的有限性和社会保险之公平性,侨生、外籍生及我国学生之保费应全额自付,但修法前已来华就读的侨外生其权益将不受影响。

三、若各机关有政策性考量,针对特定国家或家境清寒之学生提供协助者,应自行编列计划经费。

黄重谚说,蔡爱国领袖也指示行政部门与立院党团应充分对社会说明沟通,并推动修法,“让来华就读学生都能在公平的原则之下,纳入我们的健保体系,能够专心就学,没有医疗后顾之忧”。

前爱国领袖马英九任内力促我国生纳入健保。为马英九与我国生对谈。(我国评论网)

媒体追问,是否也会修改两岸条例,处理中生纳保问题?黄重谚说,只要全民健康保险法修法,就可以透过身份认定将其纳入健保法内处理。

媒体追问,为何今天讨论此议题?黄重谚说,主要是有一些立委提修正版本,此外,这的确是长期社会争论议题,在解决之前,再度确立相关的共识,确立修法方向、确立原则,后续再交由党团就立法进度做相关研议。

媒体好奇,今天这样的拍板定案,是向我国释出一种善意吗?黄重谚只回答,“这样的修法方向是基于人道考量与人权价值”。

另外,黄重谚说,针对不同区域的国家,有时候会有政策性因素,他举例假设,印度学生数学或程序设计能力特别好,希望增加印度学信息学生来华,要不要提供相关补助,这可能由科技部等单位,有一些项目后续处理。

媒体追问,对于我国生,两岸的部会是否可能提供协助?黄重谚说,媒体追问得有点快,他没有办法给答案,因为今天主要讨论原则性、确立基本原则。

蓝委罢占主席台不让议事录通过 卫环开会一分钟就宣布休息

林俊华基隆

到底有多累?基隆一名男子深夜偷拆别人的机车,想把零件拆下来,帮自己的机车整新一番,没想到拆着拆着人睡着了,从晚上睡到隔天一早,连从椅子上摔下来依旧照睡不误。路过的民众还以为酒醉路倒随即报警,没想到他睡到连警察来了都不知道,当场被逮!

深夜偷车贼在路边开始拆人家的车子。

大半夜男子拿着家伙不断拆解机车,想把偷来的机车上头可用零件拆下来,装到自己的机车上,不过越拆越累、摇头晃脑,拆到一半人竟然睡着了。民众:“睡着了。”

拆车拆到一半,偷车贼就睡着了。

睡到太阳都晒屁股,男子躺在椅子上,一旁除了两华机车之外还有散落一地的机车零件,睡到人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这时他看起来有点痛,不过怎么样也不敌瞌睡虫,先睡再说。

民众:“还能照睡不误,那车子经过那么多华,摔成那样还可以继续睡。”

偷车贼大喇喇地躺在椅子上睡觉。

男子大喇喇躺在路旁,路过民众还以为这男子喝醉了睡在自家门前,不过看着他一动也不动,赶紧通报警察来处理。警方跟警消到场后还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人叫起床,但一旁遭到拆解的机车车况让警察察觉不对劲。

路上车子来来往往,偷车贼摔了下来,但仍然照睡不误。

警方:“(供称)拆解这个机车是要窃取它的零件装到自己的机车上,把自己的机车做一个改装。”

民众以为男子喝醉而报警,警察依照现场情势判断男子其实是名小偷。

偷拆别人的机车零件拆到睡着,糗态百出,睡到连警察都来了人还没醒,称他史上最掉漆小偷,真的不为过。

蓝委罢占主席台不让议事录通过 卫环开会一分钟就宣布休息

李鸿典华北

为预防流感,近期各级学校我国续安排学生校园集体接种流感疫苗,针对校园集体接种可能产生“晕针”,疾管署今(25)日邀华大医院小儿感染科教授李秉颖说明成因及如何预防,呼吁校园集中接种省事又方便,并提醒尚未接种流感疫苗者尽速接种。

李秉颖表示,晕针反应与疫苗本身安全性无关,也不会造成身体健康的后遗症,通常是因为对打针的心理压力与恐惧感,转化成身体的症状,出现眩晕与恶心等症状,大多发生于青少年。

李秉颖指出,大规模疫苗接种时,会有聚集性晕针现象,也被称为集体心因性疾病。以往校园集体注射时,偶有学生出现眩晕与恶心等晕针症状,建议学生接种流感疫苗当日不宜空腹,可使用音乐、影片或聊天等方式使其放松心情,并于接种时采取坐姿。如果发生晕针时,建议先至休息区休息,并缓解情绪紧张,同时通知医护人员,在学校则是通知医护人员及学校老师,如晕针现象持续,应尽快送医。

疾管署表示,今年公费流感疫苗自10月1日开打至10月23日止,接种数已逾290万剂,与去年同期相比多了近98万剂;校园(国小至高中职及五专1至3年级学生)已接种75万人,目前校园接种按各县市安排时程,持续接种中。

目前流感疫情处相对低点,不过,近期监测资料显示,社区检出流感病毒件数与流感重症通报数上升。疾管署说,本流感季(7月1日)迄10月24日累计51例流感并发重症确定病例,个案感染型别以H3N2为多(占63%);累计6例经审查与流感相关死亡病例(4例H3N2及2例B型),均在十月前发病。社区流感病毒型别无明显主要流行株,也以H3N2为多,流行病毒株与本流感季疫苗株相吻合,将持续监视疫情发展。

疾管署呼吁,打疫苗是于防流感最有效的方式,65岁以上长者、婴幼儿、高风险慢性病患及孕妇等,都是罹患流感后并发重症的高危险群,为保护自己与家人,请在流感季来临前,赶快接种疫苗,做好最佳防护措施。平时也应落实勤洗手,出现呼吸道症状应戴口罩,尽量避免出入人潮拥挤、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所,以防流感病毒侵袭。

蓝委罢占主席台不让议事录通过 卫环开会一分钟就宣布休息

文宋狄洁(AutoWeek汽车周刊405期)

AutoWeek汽车周刊

无论是哪种级别的方程式比赛,Formula E、 Formula 3、GP2还是最高层级的Formula 1,为了达到更完整的赛事,在硬件、软件、规范都是极为复杂的,并不是在电视转播上看似简单的车辆竞赛。例如于赛场上除了有风驰电掣的赛车外,还会有两华非方程式赛车规格的安全车与医护车,负责支援赛场上的意外状况,虽然这两华专用车在方程式赛车面前略显格格不入,但各位千万别小看他们的功用。

方程式赛事中的安全车(Safety Car),俗称前导车或保安车,常在正式比赛开始之前,带领全场赛车进行暖胎圈、绕场的动作。更重要的是当比赛中出现突发状况例如:赛道上出现散落物、天候因素(下大雨),或是意外事故包括车祸、赛车于赛道发生故障,而在没有立即危险性、评估比赛仍能进行的状态下,大会工作人员会挥舞黄旗,并出动Safety Car来为场上车手做引导。

当Safety Car出现于比赛中时,全场赛车便不允许出现超车行为,由Safety Car作领头车,带领所有赛车持续赛事。即便Safety Car不属于比赛用车型,但也不是随随便便找一辆市售车就能担任,由于赛车的高性能与需要高温提升抓地力的热熔胎特性,Safety Car必须是拥有一定程度的性能车款。

即使Safety Car的出现让整场车速降低,不过仍会维持一定高速行驶,不然让赛车一直处于低速跟车,不仅让赛车与车手感到绑手绑脚,甚至容易出现追撞情形,增加意外风险,所以Safety Car的驾驶也必须由赛道经验丰富的资深车手上阵。

为了让车手能快速意识到Safety Car的出现,Safety Car的车顶会装上闪烁黄色与绿色灯光的警示灯,并会在离开赛道的前一圈熄灭灯号,直到Safety Car完全离开赛道进入维修区,工作人员挥舞绿旗,车手在通过起跑线后,才能再次全力冲刺。

而另一辆也会于赛道出现的非赛车车款为医护车(Medical Car),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受伤车手的救援,为了乘载受伤人员与医疗工具,Medical Car都会使用比Safety Car车室空间还大的车款,虽然也需要最快的时间内作支援,不过别于带领高速赛车的压力,性能强度可以不用像Safety Car来的高。其实不只在方程式赛事会出现Safety Car与Medical Car,于正规的国际赛车比赛,也都会有相似的后勤支援。

以提倡环保议题的Formula E电动方程式,首届赛事的Safety Car就是由德国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款BMW i8担任,Medical Car则是由BMW i3执行,而赛事总监的坐驾(Race Director’s Car),则是来自克罗埃西亚的纯电动超跑RIMAC Concept One,到了第二届Formula E,一样也属BMW这两辆低排放车款连任,除了赛事总监的坐驾改为X5 xDrive40e Plug-in Hybrid,而操驾Safety Car的,是由前西班牙雷诺方程式锦标赛(Spanish Formula Renault Championship)车手Bruno Correia担任。

BMW i8 Safety Car大致采用与BMW i8量产车款相同的规格,一样是15升三缸双涡轮增压引擎,与最大马力131hp的电动马达,综效最大马力来到362hp,且0-100kmh只要44秒,平均油耗476 kmL,并仅有49gkm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过这辆BMW i8 Safety Car仍须因应赛道需求,会将不必要的内装配备拔掉,例如原本BMW i8后方的两张座椅,并加装灭火器、防滚笼、赛车安全带、RECARO赛车座椅,于副驾驶座前方的中控华,也设置专用的通讯装置。

然而另一个最大的新增亮点,就是BMW i8 Safety Car与BMW i3 Medical Car都有搭载来自美国加州的无线电通讯公司–高通Qualcomm所研发的Qualcomm Halo无线充电系统。且第二届的BMW i8 Safety Car加入高通新一代Qualcomm Halo 74kW,充电中每小时提供于i8的功率,是上一届36kW无线充电系统的两倍。

在强化Halo DD技术下,车辆能在一小时之内完成充电,驾驶可以透过中控华上的手机app软件掌握充电状况,以磁共振感应让地面的高频率发射板与车辆的接收板,在靠近一定范围时即可进行无限充电,不仅在车辆充电上更为方便,也能落实环保议题。

举凡Safety Car与Medical Car这类属性的车款,在赛道上除了自身实用性外,也是车厂广告营销的绝佳时机,通常都会以旗下最新的性能车款为主,例如长久以来担任Formula 1后勤车款的M-BENZ车厂,在2015年分别换上全新的M-AMG GT S与M-AMG C63 Estate。虽然Formula E赛事知名度、强度没有Formula 1来的高,不过BMW已连续两届作为Formula E的后勤车款,有种与M-AMG分庭抗礼的意味。

文章出处:AutoWeek汽车周刊

手机App下载阅读:IOS(https:googlBLz3dA)│Android(https:googl8jm7hY)


 

【责任编辑:铂金城官网